第62节(1/2)

      因为所有人都还在海边,四层和五层的房间都暗着灯。

    他把杯子里倒上可乐,递给她。

    顾声接过来,看着他没穿上衣的上半身,真心脸热,喝了口可乐,就靠着围栏去看下边灯火斑斓的一整排酒吧。

    沙滩上除了散步的人影,就剩了当地人安排的表演。

    有很多非常美艳的人妖在耍着火球……

    而身后则躺在了藤制躺椅上休息,她看着正高兴的时候,就听到头牌叫了自己一声。她回头看他,露台没有开着灯,所有的光都是从下边的酒吧照上来的,映在他脸上,衬得他的眼睛水光潋滟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一会儿。”他的声音在光线暗淡的地方,总有一种魔力。

    她嗯了声,把杯子放到藤椅旁的小桌上,想要坐在另一张躺椅上,却被他握住手腕,带到了他那里。

    淬不及防地,就如此靠近了他。

    他低笑了一声:“躺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顾声完全呼吸不畅,咬着嘴唇,不好意思摇头。

    “乖,”莫青成的声音又黯哑了几分,轻声劝导,“让我试试你多重。”

    她脸发热,身上也烫起来,不知怎地就被他手臂带着,半抱到他身上。幸好……之后也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。他就这么斜靠在躺椅上,顾声整个人的重量都在他身上,躺在他怀里,身体压着身体,腿压着腿……

    穿得少,根本就是皮肤贴着皮肤……

    她觉得鼻尖都开始渗了汗了,轻轻动了动:“你不嫌重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在耳边笑了声:“不嫌。”

    她感觉他的手搭在自己腰胯上……她穿得是短裤,其实稍微移下去一些就是大腿了……她清了清喉咙,轻声说:“那天,你最后唱得那首歌,特别好听。”

    他轻描淡写地嗯了声:“很喜欢?其实那天唱得太正经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还有不正经的唱法吗T.T……

    他手滑下来,托在她的大腿下,把她整个人都往上抱了抱,轻声又给她唱起来。只不过这次没什么大气磅礴,反倒是婉转清冷。他的声音就是有这种力量,屏蔽掉所有的杂音,那些海滩上的喧闹都立刻黯然失了所有颜色。

    她想起,那晚。他谢幕那晚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后悄悄抬起头,看他。

    楼下已经进入最热闹的时间,不断变换的深浅交替的红色灯光,把他的轮廓勾勒的特别有棱角,而且有那种特别清冷又夹杂明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嘴角扬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她先凑上去,还是他就势碰上她。顾声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他要吃进去的感觉,不断沉浸在他的吻里,起初她还躺在他身上,最后她整个人被抱起来,放在了他身下的躺椅上。她手攀着他的脖颈,被太久的亲吻弄得呼吸困难,有些意识涣散。

    他忽然离开。

    顾声吓了一跳,似乎也听到有什么声音,好像有人回到房间了。

    果然,四层最角落的房间亮起来,斐少和老婆回来了……她刚想坐起来,就被他横抱起来:“嘘……”他直起身子,抱着她直接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刚才关上门拉了窗帘,就听见有斐少的声音,在露台上奇怪问了句:“有人回来了?没看见有房间开着灯啊?”

    顾声在黑暗里,被他放在床上,心跳得都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第四十九章 椰子饭(2)

    她竖着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