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节(1/2)

    。

    洛华细细品尝着她的唇瓣,目光染上几许迷离,良久后抬头,却在触及她双眸的刹那猛地怔愣住。

    那眸子黑沉,空寂,如同被燃尽的烟灰,苍白失色,了无生机。

    “尧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想做什么,大可不必如此,现在的我没有拒绝的余地。”她轻声强调。

    洛华指尖微颤:“尧尧,我没有想做什么,只是想好好爱你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想爱你了,”尧音轻轻晃了晃头,眼中尽是虚无:“解契吧,洛华。”

    他眸中柔光一寸寸寂灭殆尽,一双臂膀死死揽着她,似乎害怕她下一刻便离他而去:“尧尧,我发过誓会永生永世守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尧音倚在他肩头,隐约能瞧见他分明的轮廓,眼皮却越来越重,他后面说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,脸一歪,直直沉睡过去。

    洛华掌心一紧,为她输送少许仙气。

    因为将将失去一滴心头血的缘故,她身体异常虚弱 ,才会经常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“尊上。”白鹤驻足停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何事。”

    白鹤顿了顿,道:“小漾来了,说是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洛华微微抬头,修眉轻蹙:“拦住她,不见。”

    白鹤愣了愣,没想到尊上会拒绝得这么果断,毕竟以尊上为小漾做的种种来看,要说只是师徒之情,那便太牵强了。

    不由又想到神女大人,虽然说她不太喜欢神女大人,但神女大人此次的确有点……惨,被尊上亲手剜出心头之血救另一个女子,想想都觉残忍。

    “尊上,”白鹤思绪收回来:“小漾说,她见不到您,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殿内一时间没了声音,就在白鹤以为尊上不会答话的时候,只见那白衣已负手而出,面容凛凛: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白鹤连忙弯腰低头:“就在宫门之外。”

    洛华很快闪现于宫门,果见一穿着粉色仙子装的女孩儿站在不远处的玉阶上,她的装扮容貌皆与当年单纯可爱的小徒弟丝毫无异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辛漾见到他,快步跑过来。她当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想要在师父心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成为师父永远不可触及的伤痛。

    但她万万没料到师父竟然到处替她搜集魂魄,最后更是助她回归神位。

    她如今也是上神了,有了自己的宫殿,却再也没见过师父了,每每来洛华宫,皆被结界阻挡,好不容易求了白鹤姐姐通禀,才见上师父一面。

    从前是她太过荒唐,不相信师父,才惹出这么多祸事,最后也用自己的性命偿还了,这一次,她不会再做傻事了,好好陪在师父身边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洛华在数步之隔外竖起了一道结界,薄唇微动:“本尊,不是你师父。”

    辛漾被挡在结界之外,只能远远看着他,心里有些难过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曾犯下大错,可她也为师父付出了一切不是么,她爱师父,师父也……爱着她,如今师父又为何对她如此冷淡,仿佛没有一丝情感。

    “既已回归神位,便兀自珍重,你我师徒,早已缘尽,”洛华面色比流霜还要冰凉:“本尊所爱之人,自始至终只有尧尧,从今以后,莫要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辛漾小脸一下变得惨白,这是师父第一次亲口承认所爱之人,可为何……是尧音?

    洛华挥袖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