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节(1/2)

    晃了晃,谁非要跟谁结婚来着?!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嘿!”景钰控制不住发出几声笑意,又觉得不太矜持,忍住,尽量斯文的道,“我就矜持了那么一小下,没给你个名分,你就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像模像样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曲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终于忍不住裂开,——天色都特么黑了,还做什么白日梦呢?

    就在她心里无法形容的时候,就听到一句轻轻的话,“我那么爱你,怎么忍心让你不安心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的意思是…

    曲素猛然抬头,就见景钰眼神温柔的不像话,丝丝缕缕的情意让人沉溺,“傻瓜,我怎么会不接受…”

    曲素突然就有些发愣。酒精是一个好东西,它把人心底的欲.望和不安都放大了,看上去景钰做的事有些荒诞,但他对于这种情景的渴望和期盼,又何尝不是说明了什么。

    例如他对于她能答应的渴求,例如他从未宣之于口的不安。

    曲素张了张嘴,握紧手机,眼神里波光涌动,像是有什么要冲出来,又被死死压在平静的表面之下。

    …她是不是做的太过了…

    “我…”

    景钰没感觉到曲素的动静,说完那句话,停了一下,嘿嘿笑了两声,继续说,“其实不答应也好。”

    他小声逼逼,“没有名分,睡在一起的时候有种偷情的快感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嘿,嘿嘿嘿嘿嘿…”

    曲素表情一僵,看着他眼神恍惚,小声逼逼,“你不知道,她不好意思时,装睡的样子多让人…欲血沸腾!”每每让他只想…哭她。

    ……这万一要是答应了,没这福利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曲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曲素冷漠脸,一脸呵呵的把到了嘴边的话扔到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刚刚认为他不安、认为她自己过分什么的,呵、呵!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,骨头握的噼里啪啦响,她特么是吃饱了撑的,脑子有病!

    .

    景钰捂住脑袋,不敢置信,“你打我!”

    他把柱子放开,认知之中的“素素”,离奇的从柱子重新变回了正确轨道。

    看着他哀怨控诉的眼神,曲素才反应过来,她刚刚竟然顺着心底的意思上手了……她的内心毫无波动,“嗯,我还想打。”

    呵,实话跟你讲,老纸不仅打了,老纸还想一打再打。

    咋滴!

    她平静的看过去。

    景钰不敢置信了一下,随即捂住脑袋,也不知道怎么做的,脚下就仿佛一滑,身体晃了晃,脑袋天旋地转,虚弱不堪的正巧摔在走廊座椅上,扶住额头,“唔,好痛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”他喘不过来气,语气难忍,“我可能受了内伤,”

    ……标准大型碰瓷现场。

    曲素看着他凄惨的样子,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有点想呵呵。

    平地还能打滑,他怎么那么能呢?!

    景钰继续,惨白着脸,一副战都站不起来的样子,气息急促,“快扶我去床上治疗…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双修疗伤!”

    去床上!

    去上床!

    除了最新的嘿嘿嘿疗法,什么都救不了他!

    他要双修一年才能好一层!

    “双修?”还想双修?曲素一脸冷漠,“治什么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