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节(1/2)

    的公爵似的。她心里一动,说:“就叫爵宝怎么样?”

    辛远第一个赞同。

    辛父无奈,这对小夫妻,品味真是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给爵宝喂奶是一项技术活儿。

    爵宝一边叼着奶头,拼了命地吸奶,一边还要用皱巴巴的小手握住她的另一边。余加蔓奶水多,又浓,天天大汤喝着补着,全体现在奶水上了。爵宝的小嘴吧唧吧唧使力吮吸着,刚开始余加蔓疼得都冒眼泪花儿,现在习惯了,反而觉得给孩子喂奶是件无比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而在一旁的辛远就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,吃着一边还要霸占另一边,搞什么搞?这可是他老婆!他都饿了好几个月了,怎能容他嚣张得意!

    他腆着脸凑过去,一把罩住她闲置的乳房,余加蔓拍开他的爪子,怒目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摸摸都不行?”

    “孩子吃奶呢,你等等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要我等?你是我老婆,又不是他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辛远,这你都要争?我是你老婆,我也是他妈妈啊!别无理取闹好不好,我哄完了他还得哄你……”

    辛远瞪着小屁孩,轻轻拨开他的小爪子,趁机揉了两把余加蔓的乳房,跟个孩子似的不服气道:“我不管,他都吃你这里了,我也要吃!”说着就要凑上嘴来,余加蔓慌忙推开他的头,急急道:“爵宝还在呢,你别到处发情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他又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余加蔓死活不让,挣了片刻突然说:“辛远,你儿子看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辛远偏过头,正和睁着眯眯眼的爵宝大眼对小眼对上了,小家伙盯着他看,小嘴仍在不住吸着奶。辛远被他看了一眼,就挫败地松开了余加蔓,捏了捏小家伙鼓鼓的脸蛋,无奈道:“好了,你老子斗不过你,先让你占占便宜吧!”

    把爵宝哄睡着了,余加蔓轻轻把乳头从他嘴巴里拿出来,给他盖好小被子,这才得空清理自己。脱下一股奶香味的上衣和胸罩,不怀好意的孩子他爸就推门进来了。余加蔓一脸无语地斜眼看他,说:“你来得可真及时。”

    辛远一阵得意:“可不嘛,好不容易等那小子睡着了,我才能和我老婆亲热亲热……”他从后面搂住她的腰,从浴室里的镜子里看着两人拥抱的身影。他搂住他的手臂愈收愈紧,大手从下面慢慢拢住她丰满的乳房,轻轻捏了一下,便有白色的乳汁分泌出来……

    余加蔓红着脸推搡他,有些羞愧地说:“你松开,等会把奶挤出来了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挤出来我就喝掉。”他毫不知羞地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然真的要凑上来,她忙推开他,急急道:“别喝,又不好喝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好喝了,那小子喝那么起劲,我也喝点,指不定还能二次发育。”

    “辛远你能别这么不知羞耻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就在她的注视下,按住她的腰,一手托起她的一只乳房,嘴凑上去,轻轻地吮吸……

    和爵宝完全不同的吮吸,爵宝是用力的,把她弄得有些疼的,而辛远是轻柔的,带些些酥麻感的,舌尖与乳尖相触,卷入唇齿间轻轻地吮着,半诱哄半抚慰地哄出她的奶汁……

    她情不自禁地抚弄他粗硬的头发,嘴里呢喃:“辛远……辛远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的乳汁略带着她身上的馨香,粘稠的,微甜的,其实不太好喝,辛远却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