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节(1/2)

    了医学研究上的合作之外,疗养院偶尔会给民田医院的食堂供应一点当季产出量大的蔬菜,每每知道疗养院送蔬菜水果来了,那家伙,医生们都是争先往食堂跑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许多福呀!

    许多福和医院里许多科室的医生都有不菲的交情,但因为和妇产科的交集比较少,白巧萍是只闻其声,未见其人。

    许多福怀孕之后,主治医生是她,这才见着人了。做了这个主治医生,她可没有少接电话,医学界的、非医学界的,好多人打电话请她费心照料,素来是有患者家属拜托医生的好好照顾家人,希望能让医生更尽心的,她也并非没有照顾过大人物的胎,可那些嘱托的也就是一两个电话,碰上许多福……从许多福一个月前到民田医院来找了她之后,她电话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……还推脱不了,还为这事出去吃了几次酒,就差赌咒发誓说自己一定尽心尽力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,许多福自己完全不知道有这个事,她本人就不觉得怀孕生孩子是个大事,特别的淡定,自然不会让人到白巧萍这里‘打招呼’,这些'打招呼'都是自发自动的。

    白巧萍:厉害了!!!

    还没生了,就这么多人关系她这胎,这到生产的时候,有这么多人在外面等着好像也不怎么奇怪。

    白巧萍进产房看了看,见许多福已经吃完了东西,给她检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又说:“怎么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白巧萍先前就说了,让许多福要是有感觉了,就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许多福:“我听说你们妇产科最近忙,你更是脚不沾地,跟个陀螺似的转。还有几个产妇要你看着,我这又没什么事情,助产护士在,给你打电话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白巧萍心想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家的人缘能这么好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白巧萍准备走一趟,把许多福的情况给外面等着的人说一说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总算是放了心。

    之后就是生产了,许多福拉住李月的手,跟她说:“妈,你多顾着点阿群的情绪,让他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白巧萍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邵卓群是许多福的老公,这个白巧萍知道。

    上两次来产检她就想说了,这位爸爸比怀孕的老婆情绪要紧张得多,焦虑如他才是孕妈。刚刚她进来的时候,仿佛看到邵先生被人扶着的,面色白得吓人。

    ……不过再怎么,这也颠倒了吧。

    两个妈妈却完全没觉得许多福这话有问题,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安心的生孩子,我们在外面看着他的。”

    白巧萍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你们说得就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多福这头一胎或许是因为身体素质太好的缘故,并没有受多大的折磨,到达医院两个小时之后,在上午十一点二十分的时候,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宝宝,六斤二两重。

    一出生,就非常的活泼,小手一直动,哭声异常的响亮。

    在助产护士的帮助下,宝宝印下了小脚印,作为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身份凭证。

    许多福出产房的时候,邵卓群第一个凑到了她身边,两夫妻的状态呈现了鲜明的对比,若是不知道的,不限性别只看两个人的情况,一准以为刚刚在里面生完孩子出来的是邵卓群,在外面等老婆生完孩子的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