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节(1/2)

         鱼大了其实肉反倒不好吃,不嫩。可惜谷郁欢全无这方面的经验,她是只管吃不管好吃的怎么做出来的,西门康确定自己的手艺能将这条鱼化腐朽为神奇,也就由着她。

    鱼老板勤勤恳恳的杀鱼……

    谷郁欢:“就让玩家带着这一年的记忆回到现实世界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西门康:“人的记忆是最复杂,除了用特殊能量抹去之外,没有其它绝对妥善的手段。为了掩盖这一段记忆,用特殊能量也太浪费了,而且我觉得位面局也没将特殊能量研究到那个地步,一方面是舍不得使用特殊能量,另一方面也是没这个技术。”

    谷郁欢:“如果有人将位面局的存在说出去了呢?”

    西门康:“没有证据,玩家说出去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没有证据的,谷郁欢在APP那绝对是满级玩家了,一遭回到现实世界,身体在游戏世界中得到的强化一瞬间全部清零,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无业女青年一枚。出去嚷嚷APP、位面局,人家只会当你是脑袋秀逗了。

    身份普通的玩家,位面局不怕你往外说。

    身份不普通的玩家,位面局也许有控制他们的方法,到了那个层面,谷郁欢小市民一个,根本触碰不到。

    西门康又说:“也许位面局根本不怕玩家将他们存在宣扬出去呢?……没准出于一些特殊的目的,还想要更多的人知道他们。”

    谷郁欢老老实实的说:“这个可能性让我头皮发麻。”

    “我闭嘴”

    西门康就不继续这个话题了,他没有说的是——位面局不洗去玩家记忆的特殊目的,很可能与另一个‘西门康’有点关系。

    谷郁欢压低了声音:“我们现在离开了游戏世界,不受位面局监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问我为什么对APP了解得那么多?”

    这一点,谷郁欢疑惑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玩家回到了现实世界,就已经不受位面局的监控了,西门康当然什么都可以说。只是这件事有些复杂,他一时不知道从哪里说起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能说吗?”

    谷郁欢误会了。

    西门康:“可以说……就是可能有些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谷郁欢表示作为曾经被‘八十一道送命题APP’支配过的玩家,她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“要从八月十三日的中午十二点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门康去上海的事情是临时决定的,走得很急,没能跟欢欢说一声。他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,中午好容易找到一点空隙,从实验室里离开。由于他跟的项目涉及公司的部分机密,实验室内的信号是被屏蔽了的。

    信号暂时还没有恢复,末日到来了。

    西门康见到的同谷郁欢兄妹俩见到的情景一般无二,在这个瞬间,他接收到了一段讯息。

    这段讯息是突然出现在他脑子里面的,讯息来源于另一个西门康。

    另一个自己告诉他,遇到某几种情况,那他就成功的陪同欢欢一起经历了‘大碰撞’——多数人的死亡,而他活了下来,这种类似于世界末日的情况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首先,此时的欢欢还活着,而另一个自己相信以欢欢的能力,没道理受不住这点风浪死亡,他也相信这一点。在这一场生死挑战中,没有谁能代替谁经受一切,也没有谁能绝对的保护谁,能不能走到最后,还是得靠欢欢的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