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节(1/2)

    信:“我居然主动要求出任务,然后被拒绝了!”

    硝子还没来得及安慰我,倒是斜靠在桌子上的五条悟笑得最大声。

    我气得想踹他:“你没有任务吗?为什么这么闲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任务啊。”五条悟反驳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明明整天就在我身边晃,哪来得时间出任务。

    “保护你不算任务吗?”五条悟说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能正经一次吗?我还需要保护?他去保护虎杖和伏黑都比保护我有价值吧。

    我认定了他在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但五条悟却表现得好像真的在保护我一样,哪怕我只是去高专附近的便利店买杯关东煮,他都一定会跟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我朝他招招手。

    五条悟笑眯眯的把脑袋凑过来。

    我朝他摊开手掌,里面是一颗葡萄味的糖果。

    “给你,然后你该干嘛干嘛,我要补觉了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抱着手臂:“不行哦,我答应了某人,要寸步不离。”

    我翻了个白眼:“悟酱,可我要换睡衣了!”

    “你换啊。”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在我生气之前,五条悟耸耸肩,伸手拿掉我掌心里的糖果,把那颗淡紫色的糖果喂到我唇边之后,才笑嘻嘻的牵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行吧,有事叫我,我就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。”我含着糖,挥手赶客。

    五条悟松开手,从窗户的位置离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对此我只能说,热爱跳窗这件事真的会传染。

    我睡眠质量一直都还不错,没有特殊情况的一般都能直接睡到第二天早上,但今天我却在半夜惊醒了。

    盯着窗外的位置看了两眼,我皱眉从放在床边的咒具袋中抽出自己的刀,小心翼翼的打开窗户,正要探出头。

    “欸,这次倒是很警惕嘛。”

    五条悟的声音几乎是从我耳边传来的。

    我被吓得连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要不是认识这家伙足够久,我几乎要认定他是变态了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现在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五条悟看起来却很惬意,他悠闲的把眼罩重新带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我在做任务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任务需要深更半夜出现在别人窗户外面,听起来真的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我的眼神实在太过怀疑,五条悟看起来居然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最酷的任务被杰抢走了,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,左右张望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欸?那边那个是……”我好像墙角有个黑影,像是个倒下的人。

    五条悟侧身挡住我的视线:“你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……”我挣扎。

    但他却不肯多说了:“我的任务就是防止有些人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的任务,”五条悟推了推我的肩膀,示意我快点回房间。

    “就是回去睡觉,快去快去。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和他对视两秒,放下刀回卧室了。

    算了,不管他们在干什么,总不会是害我,还是不要浪费脑细胞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种情况大概又持续了大概三天,某天五条悟忽然神情轻松的告诉我任务就快完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