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节(1/2)

    这样做我的朋友的?”

    “哥你听我解释。”夏幼幼暗暗叫苦,她竟没有发现他一直跟着自己, “我和徐延哥哥……徐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谈婚论嫁的,可是你们?”傅尚言冷声问,他没有听得太清楚, 只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一年之后成亲。

    夏幼幼张了张嘴, 最后叹了声气:“哥,不是你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未说完,便感觉到耳边一阵劲风,等她回神时徐延已经惨叫了一声,身子撞到树上, 当即撞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夏幼幼惊了,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傅尚言打人,没想到第一次见便是看到他在打自己多年的同窗。

    她不知所措的往前一步,而傅尚言比她动作还快,大步过去抓起徐延的衣领,一拳打到了他的脸上:“她一个小姑娘什么都不懂, 你也跟着什么都不懂?若是传出去她夜会外男的事,她可还要名声?”

    夏幼幼简直吓傻了: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傅尚言阴厉的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夏幼幼仿佛回到六岁看到他拍碎桌子的时候,登时便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徐延咳了一口血沫子,喘息道:“我们不会被发现的……就算被发现, 我也会娶她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未说完,脸上便又挨了一拳,傅尚言冷笑:“你不顾同窗之谊,趁我不在家中,对我妹妹图谋不轨,乃是德行有亏,如今被我发现,又凭什么觉得我会将她嫁给一个德行有亏的人?”

    徐延这下急了:“我们也是前些日子刚见面,再说她又非你亲生妹妹,你凭什么替她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拳,夏幼幼跟着一抽,自己的脸也仿佛跟着疼了起来,她再不能就这么看着,忙上前去拉傅尚言:“哥你听我说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傅尚言闻言只当她是在为徐延开脱,揍起徐延来更是不留余地,很快徐延便只剩一口气吊着了,夏幼幼看得胆战心惊,生怕他将人给打死,无奈只得用内力将他一掌推开。

    傅尚言显然没想到她会对自己动手,一时不防被退出三五步远。他的眼底顿时被失望浸满,整个人都颓然了不少。

    夏幼幼不敢去看傅尚言的脸,慌乱中去探了探徐延的鼻息,探到还有出气后松了口气,这才抬头去找傅尚言,可惜方才还有人的地方已经只剩下空气了。

    夏幼幼怔了一瞬,为难的看了看地上的徐延,最后还是将徐延扛了起来,艰难的挪到马上,带着人去找大夫了。

    在城内随意找了个医馆,让大夫开始给徐延诊治,等听到没什么大碍后她立刻松了口气,嘱咐大夫几句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大夫一把拉住她:“小姑娘先别急,这位公子还在发热,你得在一旁盯着,什么时候退热了你再离开。”

    夏幼幼抿了抿唇,脑子里全是方才对她失望的傅尚言。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感性,她搬了把椅子坐在徐延旁边,等着他退烧。

    枯坐了两个时辰后,饶是她再满腹心事,也渐渐觉着困乏了,在烛火的跳动下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徐延醒来时便看到这样一个场景,他心里泛起暖意,想要伸手碰碰她,却因为牵扯到伤口,忍不住痛哼一声。

    夏幼幼立刻醒来了,看到他睁开眼睛后惊喜一瞬,忙将大夫叫了进来,大夫再次诊脉之后,对夏幼幼说已经没事,她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夏幼幼当即对徐延道:“我得先回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