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节(1/2)

    :“那,那没事的话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傅尚言看了她一眼,冷淡道:“宵禁了,还是不要走了,就留在这里住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住、住哪?”夏幼幼吭哧道。

    傅尚言轻笑一声,眼底闪过一丝自嘲:“若是不介意,便住在我房间,我去偏房睡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我去偏房吧。”夏幼幼急忙道。

    傅尚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一言不发的将她领到了偏房。

    等傅尚言从屋里退出去后,夏幼幼深吸一口气,捂着发疼的心口久久不能说话,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疑问——

    自己在拒绝他时,为何心里会如此难过?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督主:伤心,被媳妇儿拒绝了

    还剩最后一章了,等明天!

    第107章 如果能重来11

    没等夏幼幼想明白, 傅尚言便领了皇命进宫伴驾了, 除了每月中旬休沐,其余时间都不再回来。

    可即使就这一月回来一次,他都能做到次次不与夏幼幼相见,一开始夏幼幼还想尝试与他见面, 可又不知该和他说些什么,干脆也放弃了,二人一个有心不见, 一个不敢去见, 竟有小一年没有见面。

    夫人看在眼中急在心里,次次要和两个人说起这事,可都被他们给敷衍过去了,无奈只得找傅致远抱怨,傅致远也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, 只叫她宽心, 不必管他们。

    夫人无奈,只得任由昔日关系最好的兄妹如今再不见面。

    夏幼幼这小一年心里总是苦巴巴的,可她也明白,若想打破这种局面,就得她往前迈一步, 或者傅尚言往后退一步,可看他整日避着自己,也知道他并未放下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她退让了,可这一步并非好退的, 首先时间一久她也有些迷茫,自己对傅尚言到底是兄妹之情还是有些别的,其次就是若她真的和他在一起了,万一以后有分手那天,那他们还如何相处。

    她不想这个家变成她不认识的模样,所以她不敢往前一步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,这未见面的几个月中她过了十七岁生辰,夫人也更加操心她的婚事。

    七夕前几日徐延让人从宫里送来了一盏河灯,请她七月七那日一起出去放河灯,她这才想起来和徐延的一年之约好像快要到了。

    这小一年里她知道了许多事,比如傅尚言的同窗徐延曾是宫里不得宠的二皇子,在大皇子造反后便成了本朝的太子,皇上驾崩后便当上了皇上。

    她在知道徐延的身份后惊讶了一瞬,很快给他去了一封信,表达了先前对他身份的不知情,顺便说了一下自己当初找他便是为了尽可能的保持自由,如今知道他是皇上后,那个约定再作数的话她恐怕便要进宫,而这是她所不愿的。

    总之话里话外就一个意思,这个约定作废了,她不可能去嫁一个注定妻妾成群的人。

    徐延收到信后几日没有回信,很久之后才叫人给她递话,告诉她可以再想一下,若她愿意,他能许给她皇后之位,给傅家无尽的荣宠。

    夏幼幼是动过心的,可她还未做出决定,师娘便不知从何处听说了此事,气得直接在床上躺了三日,死活都不准她再跟徐延联系。

    “我们傅家不需要用儿女亲事搏一个前程,更不需要你一个小姑娘做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这是师娘的原话,为此夏幼幼只得作罢,婉拒了徐延的好意。